李振坤官方网站

http://www.sdlzk.cn

您当前位置:首页 > 艺术资讯

【评论】闲话李老师

时间:2015-03-25 10:20:29 点击:

闲话李老师

———— 岳海波

        振坤老兄,虽说是老兄但年长我不几岁。虽说年长不几岁,但却是老师辈。记得我还在上学时,应该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初期,李振坤老师画的连环画已在人民美术出版社的《连环画报》上发表了。那年头美术刊物很少,《美术》、《江苏画刊》,好像还有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的《迎春花》。《连环画报》是美术工作者必读刊物,国内一流画家也都在画连环画。俞晓夫,王沂东,何多苓,周思聪,刘国辉,吴山明…多了去了。所以能在《连环画报》上发表一套作品是非常重大的荣誉。记得李老师在《连环画报》上发表了不止一套,不记得画的故事,但还记得那些画面。一个西北的故事,有黄土高原或黄土高坡,一个西北汉子骑着毛驴,穿着大皮袄,还是黑毛的。构图浑然天成,造型生动,线条简约,有力量。你看过去快四十年了,我还能记忆深刻,一是说李老师画得好,二是可见李老师在我心中的位置。真的,我一直是仰视他。源自我对他艺术才华的敬佩。

        说实在的,我虽与李老师相识多年,却对他所知不多,虽隔上一年半载的见上一面,也没有坐下来深聊,但我对李老师绘画艺术的关注不仅是由来已久,且一往情深。对他的那些代表作品都记忆犹新,尤其是2003年,李老师在中国美术馆举办了个人画展,我也专程去看了,确实很好。

        每个人的画都有自己的魂,都有自己的魄,或者说每个人的画都应该有自己的魂。魂是什么?不知道,要知道魂是什么,“魂”字这边就不是“鬼”了。艺术的魅力正在于此。(写到这里发现“魅”字这边也是个“鬼”,反正都是些神不知鬼不觉的东西)它的规律和标准是说不清道不明的,所以才引得无数英雄竞折腰,当然也有很多折断腰的。因为艺术的魂,艺术的魅力它不是1+1=2的科学标准。这种模糊的标准带来部分画家认知的模糊,都觉得自己的方法好,都觉得自己达到了很高的高度,乐此不疲,反正折没折断腰他也不知道,就好像你在三楼把一、二楼看明白了,就以为什么都明白了,虽然明知还有四楼五楼,但从来没有上去过,也就觉得自己已经很高了,其实楼上有楼,天外天,人家看你很明白 ……哎呀,扯远了,而且有点跑题,还而且有点贬低别人抬高自己的不良动机。总之,我之所以仰视李老师,因为李老师确实是高人,是明白人,是“一览众山小”的人,这也就决定了李老师不可能与一二三楼上的人同流合污。我对生活中的李老师并不了解,我想---我是说我想----李老师一定不是一个常人,一定不是一个凡夫俗子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老师的画中确有一种道不清的魂,说不清的魄。有一种鬼斧神工,浑然天成,自由挥洒的状态。那种自然,那种生动,那种点石成金,那种化腐朽为神奇,真是如有神助,完全进入自由王国的状态----想怎么着就怎么着!完全是近乎道矣的状态----法无定法,无法之法,真的,那种翻云覆雨的笔墨,浑洒自如的境界似乎进入“道”的范畴。偌大美术界,芸芸众生,能进入“道”的状态的能有几人,尤其是画人物画的。李老师的画,而且是人物画,那真是怎么画怎么是,怎么画怎么有。他的画体现了一种智慧之人的品格,这种品格我理解为驾轻就熟的潇洒。其实所谓笔墨,我觉得有三种或者说至少有三个层次或者境界。第一种是状物的功能,象形应物,画么像么,虽说这是最基本的,却难为了“无数英雄”。 第二种是建立在状物功能基础上的干湿浓淡,抑扬顿挫,皴擦点染等形式美感。它即与第一种象形应物有密切的关系,同时这种具象的形与抽象的形式美感又是相互冲突的矛盾,形越准确,反而越影响束缚形式美感的发挥。这种象与不象,似与不似,陷与不陷的分寸很难拿揑。很多画家在第一层次里奋斗终身时,李老师已“跳出三界外,不在五行中”。“形”岂能束缚李老师的翻云覆雨。当我们还在笔墨的形式美感中一招一式的练直拳,刺拳,摆拳时,李老师早用组合拳出击了。第三种是通过笔墨要体现出一种品质,一种格调,或者说一个知识分子,文化人的精神追求。这也是个说不清道不明的话题,是一个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话题。但艺术品本应是作者心灵的体现,是作者魂魄的家园。我特别喜欢李老师近期的这些作品,尤其那种超凡脱俗的品格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老师的聪明才智,在他一生的作品中,在其造型的生动,笔型的生动里显露无意,他的人物是活灵活现的,他的笔墨也是上下翻飞的,活灵活现的。什么人说过,“死线好描,活线难勾”,生动的造型与生动的笔墨,如脱缰之马难以驾驭,而李老师凭着他的能力却是驾轻就熟般掌控着无缰之马,这种能力非常人所及,估计是从爹妈那带来的。什么人还说过“虚实是技巧,是可以后天培养的,松紧靠的是天赋,爹妈给的没办法。”松弛与生动是一种潇洒的品格,生动本身就是一种美。生动是李老师作品魂魄所在,亦是李老师人格的体现。什么人还还说过,“风格即人”吗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老师的艺术一直在传统的大道上拓展前行,传统真是棵系统的大树,叫我们难以取舍采撷。每个朝代有每个朝代的特点,所以有汉唐的浑雄与元朝俏丽;每个朝代又有不同的流派,所以有“宫廷”“民间”与“吴门”;每个画派又有不尽相同的风格,所以有金农,有郑板桥。就是一个画家风格也不固定。张大千早期与晚期的作品就明显不同。所以传统也是动态的,发展的,变化的。所以我们撷取传统的某一枝叶,就足以享用终身。我们不必对传统奢望太多,能为其添上几个叶就不枉此生。李老师在笔法的生动性上,在笔法的组合运用上,在笔墨的抽象元素的形式美感的研究里,我觉是对传统的表现手法上有所拓展,茫茫人生,沧海一粟,李老师仅凭这一点,就足以昂首挺胸,笑傲江湖,呵呵,仰天大笑出门去......。

        李振坤先生本身也是动态的,发展的,变化的。本人才疏学浅,很难整体,全面的阐述李老师的艺术。只能凭着自己的感觉,说说自己的感受。提几个关键词吧,人家把关键词写在论文的前面,我把它写在后面,好在咱这不是论文;道,品格,魂魄,生动,传统拓展。排名不分前后,全凭想到哪写到。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(岳海波  2015.2于澳大利亚布里斯班数日清晨)

        作者系山东艺术学院教授,博士生导师,中国美协综合材料艺委会委员,著名人物画家

上一篇:【评论】李振坤国画《铁流》创作过程